10月16日 選單menu

澳洲政府是全球最早推行個人健康紀錄數碼化的國家之一。

在過去6年已有約6萬名市民登記參與「我的健康紀錄」(My Health Record)計劃,佔全國人口之2.5%。但當地政府於今年7月推出「退出」(opt-out)政策,容許已登記市民取消其網上數碼建康紀錄。該項政策一出台便引發全國各地傳媒重新檢視「我的健康紀錄」的利與弊。

市民憂私隱外洩 紛退出計劃

政府相關之醫療及健康部門當然大力支持計劃,因為「我的健康紀錄」可以提升醫療效率之餘,亦可減輕其運作成本。例如遇上交通意外時,救護人員可即時取得受害者的健康資料,避免在救援中誤判,尤其是在跨省情況之下。澳洲地大物博,本地人出差穿州過省平常不過,一旦在外地遇上車禍,救人過程不分遠近,分秒必爭,「我的健康紀錄」於當刻能夠大派用場。

又例如,長期病患者的護理經常牽涉到不同醫療部門之間(包括私家及公營醫院)的緊密協作,因此病人資訊的跨部門流通性和效率對病人的康復甚為重要。

此外,全球包括澳洲在內出現人口老化的趨勢持續,預防勝於治療,醫療部門可以運用「大數據」技術去分析長者的「我的健康紀錄」,從而為他們作出妥善的醫療安排。再者,澳洲政府更聲稱「我的健康紀錄」可減低病人住院的需求,使政府能騰出更多床位予更有需要的病人。

商界方面,澳洲保險行業組織對「我的健康紀錄」計劃推崇備至。業界認為透過《「大數據」+「我的健康紀錄」》可以更有效地評估客戶未來的健康狀態及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從而能夠為他們設計出更貼身的醫療保險計劃。

業界形容市民選擇使用「我的健康紀錄」有如選擇買保險。沒有購買保險的人,不少會當意外發生之後,賠上大筆金錢而後悔莫及。

澳洲政府推出「退出」政策不出一星期,便接獲兩萬用戶登記取消帳號。傳媒指他們退出的主要原因是與私隱容易外洩息息相關,可是政府卻沒有一套明確釋除市民疑慮的方案。

據調查指出,「我的健康紀錄」的資料全是由中央儲存的,這同時亦導致資料庫成為中央被攻擊點(single point of attack)的目標。再者,「我的健康紀錄」可從多點接入(muliple points of access),12,860個醫療組織,當中牽涉約90萬醫療專業人士,可以有權讀取資料。在這「中央被攻擊」及「多點接入」的操作環境之下,黑客入侵盜竊資料的風險高企,因此市民擔心在所難免。

設變革管理部門 循序推新例

不少市民更爭取盡早「退出」,更有家長甚至不讓初生嬰兒「加入」(opt-in),避免子女未來成長後留下私隱蹤迹。但據悉,「退出」程序並不是毁滅個人資料,而只是停止任何人使用有關資料。實際上,這些所謂「退出」的「我的健康紀錄」會在政府中央數據庫儲存30年才被徹底刪掉,因此私隱被盜竊的風險仍在。

據報道,澳洲私隱署(Privacy Commission)指出去年財政年度署方收到「我的健康紀錄」違反私隱的投訢個案共有35宗。以60萬用戶而言,數目不算太多,而且案件的主要原因是內部人員處理失當,與個人資料被盜竊毫無關係。

無論如何,前車可鑑,澳洲政府多年推行「我的健康紀錄」的經驗很值得香港政府借鏡。歸根究柢,政府若要有效推行任何創新服務(不限於醫療)及政策,必須事前獲得普羅大眾市民的信任及認同,才可事半功倍。

「抗拒改變」(reluctance to change)是人之常情,要市民接受創新殊不容易,筆者建議政府可以仿效大型商業機構(例如銀行),開設專責「變革管理」(change management)部門,以配合用戶使用文化為目標,在每次推出創新服務之前設計出一套周詳的「落地」方案,逐步推行,以潛移默化的方式釋除市民的疑慮。

撰文: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