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 選單menu

北韓是個充滿謎的國家,最多聽聞是領導人等消息,平民的生活卻鮮為人知。樂施會(Oxfam)多年來於北韓合作進行救災及防災工作,包括派發棉被給災民,跟大學研發抗旱稻米,甚至修建水閘,令新義州的農作物在旱災時仍增產1成。

經常帶團到北韓的GLO Travel,將捐出未來一年北韓團盈利1成給樂施會,同時計劃安排義工團到訪當地,其創辦人希望,賺錢以外,也為社會帶來影響性。

兩年前北韓東北部降下數十年來最大暴雨,數十萬建築遭洪水蹂躪摧毀,所有軍人和平民,均加入協助災民的行列,GLO Travel創辦人陳成軍(Rubio)憶述,當時很多他們認識的平壤導遊,全都到咸鏡北道災區賑災:

當時感受很深,沒想過是跟自己如此近。

因而更萌生一個念頭:

如何可幫助他們?

去年中開始,樂施會跟GLO Travel商討合作,負責北韓人道援助項目的樂施會項目幹事劉月珍(Minnie)指出,商討期間,發現大家都有共通點,包括大家也是以跟當地人交流為目標,也關心農村發展,分享跟北韓人合作也有相似經歷。她坦言,北韓過去數年因經濟制裁,不少公司對捐款到北韓有所保留,公眾也未必知道樂施會在當地工作,也影響捐款數目。

要數樂施會在北韓的工作,可追塑至1997年,當時正值大饑荒,有指當時死亡人數高達300萬人,Minnie稱,當時北韓有向國際社會求助,樂施會透過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UNICEF) 及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WFP)展開食物援助行動;直到2004年,樂施會直接跟當地官方機構接洽,進行減災防災的項目,如在農地建立灌溉系統,也曾跟平壤科學及技術大學合作,進行抗旱稻米及蘑菇等研究。

樂施會兩年前亦於新義州附近農村修建水閘,用來儲水及灌溉,而在去年旱災,當全國減產7%,因水閘的關係,該區的農作物收成增加10%。

北韓資訊不流通,如何獲得災區最新情報?Minnie稱,聯合國駐平壤辦事處設有資訊平台,每次發生較嚴重的事故後,聯合國都派員到當地視察作評估,再透過平台通知其他非政府機構(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NGO),當他們收到資訊後再評估,繼而跟平壤的政府機構商討可行性。該會亦向官方機構提出必須到當地視察、按其方法派發物資等條件,又要求災民保留印有「樂施會」的袋,讓他們數月後再巡視,確保物資落到災民手中。

GLO Travel在6月起,捐出北韓旅行團盈利的1成至樂施會,支援咸鏡北道的救援工作,為期一年。Rubio坦言捐款數目並不大,但是每名團友到訪北韓,增添多一層意義。他透露,他們亦計劃安排義工團到北韓,包括探訪長者中心、植樹等:「對90後來說,企業不只是賺錢,同時着重有沒有帶來social impact(社會影響),那是新一代所着重的東西。我和我的同事全部都是90後,他們寧願做多一點,也要做點social impact。」

GLO Travel創辦人陳成軍表示,他經常跟另一創辦人張振華開會反思,如何在賺錢以外、可帶來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除了今次捐出1成北韓團費盈利給樂施會,他們帶團時,亦會帶遊客去甚少旅行團會到的地方,例如到伊朗探訪阿富汗難民營組織,到不丹時教授公共衞生,亦計劃到緬甸進行義教工作。

陳成軍指出,早前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曾率團到烏茲別克的鹹海,了解生態災難,但坦言只提高意識,實際上幫不到當地,他們跟林超英原想捐2萬至3萬元予聯合國難民署,用作協助「氣候難民」,但由於聯合國難民署沒有該項目,最終把款項捐予援助敍利亞難民項目。

跟樂施會合作前,他們曾經跟大專機構到訪平壤的聾啞幼稚園,教小朋友用洗手液、玩遊戲:「當時好難才申請到,因為不是一般旅客可以去到的,我們聯絡德國機構,再聯絡平壤才能去到,都幾特別的經歷!」是次跟樂施會合作,陳成軍直言,雖然大家都曾在北韓工作,但有些事要他們的層面才做到,他們會配合以示支持。

對深度遊故事感興趣,可看:

90後闖北韓伊朗辦深度遊 邀林超英帶團烏茲別克探討生態保育【有片】

港青背包客創深度遊 帶團伊朗野餐尼泊爾行山

8日京都深度遊 走訪「日本人心靈故鄉」嘆但馬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