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 選單menu

80後髮型設計師3年前目睹「麥難民」實況而震撼心坎,過去10年義剪、落區分享飯盒及物資,上月更赴撒哈拉沙漠為無家者籌款,7日跑畢257公里,目標籌得10萬元。 

80後Joseph於3年前跟朋友到太子義剪,在一間麥當勞看到逾30個無家者瑟縮一角度宵,佔據餐廳三分二位置,「沒想過香港竟有這個情景!」

他其中一個夢想是跑撒哈拉沙漠,遂決定籌款給支援無家者機構「露宿者行動委員會」。雖然他曾跑半馬及全馬,惟跑沙漠是另一回事。比賽時要背着7日重13公斤的物資,備戰半年每次都背着至少8公斤米跑山,「買米是放在背囊做負重訓練」。

沙漠日間40多度如火爐,夜晚降至幾度,溫差如穿梭天堂與地獄,「鼻膜因天氣太乾燥而損晒,試過凌晨時打乞嚏,摸到個鼻滴水,打開燈才知滿手是鮮血!」他在第2日比賽時有沙礫入鞋,腳皮起水泡,有些水泡大如5元硬幣,「比賽每一步都刮到傷口」。

最令他深刻的是其中兩日需要連續跑82公里,幾乎每日都有人退出,亦有人受傷要被直升機吊走送往治療,最後只有約700人完成賽事;體力及技術外,更需要的是毅力。

訪問中,他多次強調「希望透過參賽引起市民關注,關注社區無家者及支援機構,而不是關注我」。他說關心社區可以很簡單,一句問候、一張餅卡及一個飯盒分享,不是由上至下的施捨,而是平等及朋友式分享。

Joseph幫助別人,因他亦是獲別人扶着過來。他中學時與黑社會分子混在一起,中四輟學,起初因剪髮業門檻低而入行,幸獲恩師兼生意拍檔Chris扶持,經過9個月地獄式訓練,16歲獲擢升為髮型師,20歲成為髮型公司老闆。他深信髮型可改變一個人形象及自信,曾有位在囚年輕人申請到他的公司實習,刑滿後正式受聘,兩年後成為專業髮型師。「現在他有自己鋪頭,有自己的家庭,我看到髮型教育,真能夠改變一個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