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 選單menu

阿根廷披索持續下跌,該國央行急急加息至 40 厘捍衛滙價,危機突然襲來,不無令全球譁然。與此同時,美元及美息雙雙穩步回升,不少人擔心南美貨幣滑鐵盧背後,其實正醖釀另一波新興市場危機。

阿根廷以外,不少新興投資市場同樣面對走資及滙率受壓的問題,其中,新興市場債券受壓最大。據資金流數據研究機構EPFR的報告指出,截至 5 月中旬的一周新興市場債券基金,錄得 21 億美元的資金外流,並連續 3 周錄得資金淨流出。

此外,土耳其里拉兌美元滙價亦在近日創出歷史低位。滙價兌美元下跌,將會令國內企業以美元作債務融資的成本上升;而滙率波動亦會加重企業滙價對冲成本,這些都會令新興市場經濟直接受影響。至於股票市場,反映股市表現的 MSCI 新興市場指數近期出現回調,年初至今回報已回落至負數。雖然跌勢不似債市般急速,但資金規避新興市場的情況愈見明顯。

眾多分析皆認為今次新興市場危機不會大幅擴散,因為新興市場的基本因素普遍較 80 及 90 年代為佳。誠然,亞洲多個新興市場的基本面有所改善,一方面貿逆差減少,有足夠的外滙儲備支持滙價,另一方面又採較有效的滙率攻策,凡此種種,都令亞洲諸國抵抗力較強。縱觀近日的波動,拉丁美洲是震央所在,反而亞洲諸國未受到太大考驗,在阿根廷披索大跌 9.7% 的同時,受大選消息困擾的馬來西亞令吉,跌幅都只有 3.7%,而印度及印尼貨幣,只跌 0.71% 及 1%。

不過,要記得美國經濟興衰,其實才是主導資金流向的關鍵。聯儲局自去年開始便持續收緊貨幣政策,加息之餘亦在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這都令美息上升的壓力愈來愈大。美國 10 年期債息兩度突破 3 厘,儘管仍未站穩住腳,但按目前趨勢,資金流向美國的決心已難逆轉。

另一方面,美國政府通過減稅政策為經濟帶來短期財政刺激,可望帶動經濟進一步擴張;現時美國的失業率已低至 3.9%,按常理而言,就業市場中的無業人士愈來愈少,企業要請人時競爭就更大,故薪酬通脹應該愈來愈急,從而推升消費物價通脹。雖然美國 4 月 CPI 不及預期,但温和向上的方向已成,美國債息率隨時再升,就此推斷,美國似會吸走更多新興市場資金。

撰文: 王冠一
欄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