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 選單menu

沽空機構格勞克斯(Glaucus)創辦人之一、研究部總監Soren Aandahl即將自行創立以造淡為投資主題的基金,並稱香港未來會繼續成為其中一個主要戰場,他更預告短期內會發表一份就具規模港股的沽空報告。

傳統投資者主要買股份博升值,Soren Aandahl則鍾愛深入研究問題股份後沽空;更稱過往量寬政策令環球水浸,推高大部分股份估值,適逢現時環球利率上行,央行收水,加上股市更趨波動,令個別的差異化進一步擴大,故現時實為沽空的黃金機會。

自立門戶創立以造淡為主要投資主題的基金公司Blue Orca Capital,將以香港作為其中一個主戰場(primary market)。Aandahl稱,這並非與香港監管制度失效有關,反而因為香港股市發展成熟兼具備充裕流通性,加上本港法治制度優良,令其沽空活動更有效。

北水南下增沽空港股難度

格勞克斯創立近8年,共11次狙擊港股,3隻股份現價較狙擊前高,其餘股份最少累跌38至98%,1隻長期停牌至今,有1隻被證監會強制清盤,戰績並不失禮。不過,Aandahl認為,「隨着中港股票互通,北水南下潛藏着跨境操控股價的危機,令沽空難度增加」。

話雖如此,Aandahl指,中資股份仍有不少沽空機會,要密切留意中國如何處理債務問題、經濟如何在放緩時進行結構性改革等,對前景審慎樂觀。「過去兩年主力研究資產管理公司,未來會集中在醫藥股及資源股中尋找沽空機會」。

港股市場正進行改革,容許沒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他直言不反對相關改革,更認同改革理念,惟提醒投資者未來到港掛牌的生科企業有不少風險,「藥企要大力投資於科研,同時要經過反覆測試才可通過藥檢推出新產品,當中可能會有90%的失敗例子」,故即使獲監管機構批准上市,仍有很大的沽空機會。

撰文: 董曉沂
陳韻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