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 選單menu

春日多了在街上行走,才發現又一批常路過的報亭都結束了。上海畢竟斯文一點,消失得來,不像北京那麼粗暴。記得好幾年前,北京黃金地段的大街要拆報亭,一間間是拆完剩一大堆間隔和垃圾在原地,好像拆得很匆忙,而地上留下了斜斜的報亭招牌字、過期的宣傳海報等等,一片慘情。

上海的,則像一下子變走了一樣,不留痕迹,也好,不留垃圾。從較高峰時的三千家,跌到現全市大約二百家,數字還不斷縮小。

因為是屬於統一經營的行業,所以,上海的書報亭一般真是一個小亭建築,紅色框架,頂上是一本書狀的設計,兩扇大玻璃窗打開來,還可作為書報架陳列當期雜誌。只是書報亭的作息時間,不太配合我個人習慣,故此就比較少幫襯。通常,他們是一大早開檔,賣晨報賣到幾十份。高峰期,一檔一天賣幾百份報紙,月刊一出,也能賣十幾二十份。然後中午走過,他們一般就休息了,等到三、四點再開,六點又關。

一個開了二十年報亭的六十歲老頭說,也不是少了人買報,因為買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買了二十幾年,又未去到作古的年齡,所以生意一直穩定。也是的,總會有人買《參考消息》或《讀者》這些體制刊物,已成習慣。最受影響的只是那批時尚生活類雜誌,最近要關要改的也是以這類為多。在老區,這些報亭當然也變成了一個街坊街里的聚腳點。現在春天飄絮季,他還會免費為其他老人提供口罩,亦會容許街坊貼些招聘、尋人的小廣告。

這裏的報亭肯定比香港的更早被淘汰,一來因城市規劃掃街,二來是年輕代已慣往便利店消費。那個春日走過時想着,同樣會消失的,還有電話亭和郵筒。

撰文: 李照興
欄名: 中國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