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 選單menu

按此觀看短片區《一分鐘短片》

本港料10年後出現高齡海嘯, 政府提倡退休長者「再工作」。外界認為推動長者就業有助紓緩社會負擔,但也有人擔心拖長退休年齡,將阻礙年輕一輩向上流動。

政府鼓勵「少老」就業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網誌表示,政府鼓勵「少老」(65至74歲) 重返就業市場。他指出,過去10年,年長人士勞動人口參與率顯著上升,65歲或以上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由2007年的5.2%升至2017年的11%,「少老」相關增幅更明顯,由8.3%升至17.7%。

不過,香港長者勞動人口參與率仍遠遠低於部分亞洲鄰近國家,以日本為例,該國65歲或以上工作人口比率達22.7%;新加坡及南韓更高達26.8%及31.5%。

為鼓勵銀齡就業 ,勞工處今年將優化「中年就業計劃」,向聘用60歲或以上求職人士並為年長僱員提供在職培訓的僱主 ,發放每月約4,000元津貼,為期6至12個月。

延遲退休已全球趨勢

事實上,延遲退休已成為全球多個發達經濟體的趨勢。 面對人口老化、「少子化」(即出生率下降,令人口老化更突出)問題,不少人到了退休年齡仍未退休。根據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數據,多個國家的實際退休年齡皆高於標準。以南韓為例,在2011至16年,當地男性平均標準退休年齡為61歲,但實際平均退休年齡卻達72歲。

另外,荷蘭全球保險集團 (Aegon)退休調查(2017Aegon Retirement Readiness Survey )顯示,英國、美國、日本及澳洲約3成受訪者預期,工作到70歲或以上才會退休。絶大部份的受訪者指出,與收入及儲蓄相關的因素是延遲退休的主要原因。

助長者自食其力

雖然延遲退休有助財政實力不充裕的長者減輕生活壓力,但也有人擔心這會影響年輕人向上流動。在歐洲,有分析認為年輕人失業率高企的原因之一,正是不少國家也延遲退休,限制了工作職位的增加。

不過,香港面對的情況其實截然不同。浸大人力資源策略及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其琨指出,戰後嬰兒潮已陸續步入「少老」,他們普遍教育程度底、不富裕,依賴社會支援,幫助他們就業既可紓緩本港勞工短乏問題亦可讓其自食其力、減輕社會負擔。

趙其琨指出,除了勞工短缺,香港也面對人才短缺,各行各業也面對青黃不接的問題。他指出,香港是自由經濟體,不認同延遲退休會阻礙年輕人「上位」或失去晉升機會。

撰文: 吳敏芳 本網記者
欄名: 一分鐘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