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 選單menu

早年由菲律賓來港任職家傭的女子於09年與僱主合約完結後一直逾期留港,更於09年9月誕下與本港男友所生的兒子,直至2013年3月,入境處下令她離港,她認為入境處未有考慮其境況而運用酌情權准她留港,做法違反《基本法》,因而提出司法覆核。法官今頒下判詞,指申請人的情況不足以成為例外使入境處運用酌情權,故駁回其申請。

原告Belandres Lilibeth Betalac及其兒子;答辯人入境處處長。法官於判詞中指出,處長決定是否運用酌情權時,需考慮公眾利益及相關政策,而對於入境政策,法庭一般不會輕易介入,而原告的情況根本不足以構成例外情況,使處長向其運用酌情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