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 選單menu

今年兩會其中一個焦點是國家機構改革,一批部級機構重組合併,屬下副部級機更多是被撤。

此次機構改革動作甚大,首先當是強化中央領導,另一重意義是,這次改革是適應社會經濟發展,加強政府效率與職能。所以,今次改革主要從五方面去完善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生態環境保護的職能。

快刀斬亂麻 強化中央領導

這次國務院機構改革,可以用快刀斬亂麻來形容,事前少有風聲傳出,坊間所傳的大部分是流料。今次改革動作甚大,必然觸動不少人的利益,也可以看到中央改革決心之大。國務院機構改革,自1982年至今已是第八次,今次與過往相同的是,就是為了精簡機構,加強政府效率、分清權責。但今次更有一重意義,就是要強化中央領導,這也是與目前內地強調黨的核心意識相關。

說到政府部門的權責不清,遇事互相推諉,最印象深的是2015年股災,其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歐洲訪問,救市措施遲遲未出台,直至李克強回國,親自召集一行三會(人民銀行、中證監、中銀監、中保監)、財政部、國資委及主要央企負責人開會,商討金融市場應對之策。會中對如何救市分岐不小,會中各部門負責人拗來拗去未有結論,據傳最終李克強大力拍枱,稱「你們回家擠奶去!我要暴力救市!」這才結束了爭論。

因此,這次大刀闊斧的機構改革,是從經濟調節,將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生態環境保護等職責相近的部門重新劃分,就是減低不同部門職責重疊、互相拉扯的局面,也有利中央最高領導可以如臂使指去落實政策,進一步減低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程度遠遠跑在機構改革的前面。縱觀過往的機構改革,不乏機構越改越龐大,政府職能部門效率低下,完全背離了改革初衷。當中國經濟體量已成為全球第二時,政府職能部門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欠缺正變得愈發明顯。

其中最受關注的金融監管,此次將銀監與保監合併,也就是針對近年金融市場的快速膨脹,突顯混業經營現狀下,一些金融巨企利用各種政商關係在金融市場予取予攜,金融風險陡然高升,安邦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中國分業監管的模式已難以適應防風險要求,金融領域一行三會的監管此次也相應瘦身為一行兩會。

權責更明確 聚焦各部門易帥

另一個例子是,此次新增退役軍人事務部,就是要根據新發展完善社會管理典型。內地多次發生退役軍人抗議,要求妥善處理老兵待遇及轉業問題。內地有200多萬現役軍人、5,700萬退役軍人,若處理不當,不但為社會帶來不穩定,也令軍心受影響,新建部門就是防患於未然。

今次政府機構是第一步,其後公布各部門負責人也是焦點。改革後部門權責更明確集中,有利落實習近平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各項目標,這也是中央今次機構改革的關鍵。

(請【按此】瀏覽更多兩會相關文章)

撰文: 高青
欄名: 國情知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