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 選單menu

美國總統特朗普禁止博通收購高通,明顯是憂慮通訊科技外流。科技競賽是全球大勢所趨,因涉長遠利益,非只美國,各國都擔心主導權受制於人而介入,惟事涉中美令問題更複雜。

美祭出國安牌 力保5G主導權

特朗普以國安為由,禁止以新加坡為總部的半導體公司博通,收購全球最大手機晶片製造商高通,並表明任何形式的合併和收購都將被禁止。

特朗普在經貿投資上用國安這尚方寶劍,是再次劍指中國,因博通雖非中資企業,但與中資聯想、華為有合作關係,故即使博通準備下月將總部遷往美國,特亦不理會,惟恐高通5G關鍵技術會流向中國,或博通削減研發經費,影響美國在未來5G戰場領導地位。

華府之前已否決螞蟻金服收購MoneyGram、阻撓華為智能手機在美出售,故可預期未來仍會以國安封殺牽涉科技或戰略高點的投資和收購。惟科技競爭與保護主義並非只在中美之間,而是全球競賽,各國力保未來關鍵環節的發展優勢與話語權。

例如芬蘭政府為強化政府對通訊業話語權,昨斥資逾8.4億歐元收購諾基亞3.3%股權,保護本土敏感科技產業。又例如去年鴻海欲收購日本東芝半導體,日本政府橫加阻撓,最後由美國一家科技公司成功收購。

此對經濟發展踏上新階段、企業正要走向世界的中國,構成重大挑戰。吉利汽車(00175)上月收購德國戴姆勒逾9%股份,成為戴姆勒最大股東,便引起德國政商憂慮,擔心最引以為傲的汽車引擎、電動車電池和無人車技術,可能落入中資手,影響到德國汽車未來競爭力。德國經濟部表明政府將檢視現有法例,戴姆勒管理層亦考慮如何防止吉利進董事局,以免吉利獲得戰略資訊。

其實中國亦不例外,對媒體、電訊、高科技等敏感行業亦高度設防,如被指對Google和Facebook等進入中國市場重重設限。

華善用一帶一路 拓展空間大

面對全球將科技視為戰略產業,採取保護主義措施應對,中資今後走出去勢更困難,如何將就各地規條是一大挑戰。相對地,中資企業有較大走出去空間的,是中國主倡的一帶一路的發展中國家,尤其中資若願意向沿路地區不僅提供資金,更分享技術,不但阻力會較少,甚至受到歡迎,惟當中如何確保國家利益,箇中拿捏極具考驗。

欄名: 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