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 選單menu

在70、80年代,油尖旺、銅鑼灣街頭一帶,曾穿插密集的霓虹燈招牌,勾勒出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的景色,襯托着香港繁榮的步伐。

然而,滿街霓虹燈的畫面,現已不復見。有入行30多年的資深師傅,將霓虹燈轉化成藝術品,在燈飾加入立體、動態設計,盼為行業找到新出路,希望可以「光多一次」。

霓虹燈的本土情懷亦感染年輕一代,有90後手作人想出用冷光綫製作手工燈,配合廣東話字句設計,效果恍如迷你霓虹燈,成功引起共鳴。其網店開業至今,售出2千件燈飾,旺季月入最高達4、5萬元。

---------------------------------

老行尊大膽革新 獲藝術家青睞

霓虹工業源自歐洲,30年代傳入上海,香港於50年代開始引入。當時未有互聯網,通訊亦不發達,街邊奪目的霓虹燈招牌,無疑是有效的宣傳方法。

現年51歲的霓虹燈師傅胡智楷,自18歲跟父親入行,學習屈光管、駁電極、抽真空等工序,由暑期工做到學徒,4年之後與師兄弟自立門戶開工場。

他形容入行時的80年代是「最風光」,當時懂屈曲光管的師傅不多,只有20多名,惟「定單接到無停手,試過一星期都工作,沒有回家」,月入可達4萬元。除廣告招牌,不少舞台背景亦會用上霓虹燈,「當時紅館幾乎每場演唱會,都會有(霓虹燈)」。

然而,90年代隨製作工序北移、LED燈興起,以及屋宇署加強規管招牌安全,霓虹燈行業漸式微,現時行內只餘下7、8位熟手師傅,而且都不是全職。他續指,內地行家競爭影響最大,如屈光管的成本較港製便宜一半,令本地8成工序均遷移當地,惟用上的物料較低檔次,「一分錢一分貨,那邊用中國製,我們用美國製。」

胡又指,當LED燈引入本港,不少霓虹廣告牌的客戶均想嘗試使用,惟他認為,兩者各有優劣,LED燈廣告牌可轉換花款,如分時段改變字樣,霓虹燈光源則較柔和,不會那麼刺眼。

胡智楷表示,香港過去獲「東方之珠」的美譽,霓虹燈招牌居功不少,若這些標誌消失,恍如「失去了一些東西」。隨本土情懷冒起,近3、4年,胡的手藝獲不少藝術家垂青,邀請他製作一些立體小型燈飾,或在作品融入霓虹燈元素,將對方天馬行空的想法呈現眼前。

一向大膽革新行業的他,在傳統工藝加入自己的創意,20多年前已利用霓虹燈製作一些眼鏡、人頭狀的燈飾,近年再製作立體花束,突破招牌平面框架,「平面字有點悶、死板,我相信光管都可以做到獨立支撑,比較立體。」

立體燈考工夫 願向後輩傳授

但胡直言,立體霓虹燈更考工夫,「多了彎位,要構思燈的支撑力、綫條處理,以及如何收藏電極燈頭至不顯眼地方。」此外,他亦想出在霓虹燈飾加入動態,如連接機械部件,做到左右搖擺的效果,坦言需新點子吸引客人,盼為行業找到希望、突破點,「光多一次」。

然而,縱使多人留意行業,但胡亦直言行業難重回昔日最輝煌時光,但強調只要一日有人需要,霓虹燈工藝亦不會失傳,不擔心後繼無人。他稱,只要有年輕人有興趣,可以無條件教導。胡亦不時舉辦工作坊,向大眾介紹霓虹燈行業。

---------------------------------

繁體字手工燈 扭出本土特色

在霓虹燈工藝式微之際,亦有年輕人盼複製這份本土情懷。25歲的陳珮彰(Polly)3年前浸大視覺藝術系畢業,之後一直都是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不時接廣告、服裝設計等工作。

大學一年級曾創業、賣自製刺繡手帳的她,決定再創一番事業。去年3月,想出以一種不會發熱的EL冷光綫,配合鐵綫、膠水及人手扭動定型,製作出文字或圖案的小燈飾,效果如霓虹燈。

採EL冷光綫 按客要求製作

事實上,網絡有不少教學示範製作冷光綫手工燈,Polly開初亦是透過網上自學,惟發現成品質素差,「遠看影相勉強可以,但近看有膠水迹,是不能夠拿去賣。」於是她花了一個月埋首研究,才製作出滿意作品。

她將作品放上網店「試水溫」,反應不錯,一個月接到10至20張定單,可按客人要求製作不同字句的燈飾。之後,定單持續增加,至今已售出2千件手工燈。

雖然期間坊間出現不少同類產品,惟設計多以英文字為主。Polly表示,其接下的定單,中英字各佔一半,另有零星的韓文、日文。

她坦言,由於中文字筆劃多、彎位複雜,若用作手工燈的設計,製作更具難度,故不多人願接這些定單:「英文字扭一件燈飾最快10分鐘,最長半小時,但中文字要花上30分鐘至1小時」,但Polly享受製作中文字的作品,「一直覺得繁體字很美、有型」,而且不少客人訂製的字句都是口語、潮語,如「港女珊」、「係愛呀」,認為具香港特色,可引起共鳴。

不過,Polly會再三強調,其作品並非傳統玻璃管製的霓虹燈,只是仿照其效果,曾有客人訂製大型招牌,遭她婉拒,「我用的綫直徑只有3毫米,若做出大件燈牌,綫條之間距離會太闊,顯得空洞。」出於對美感的堅持,她會向那些客人轉介傳統霓虹燈師傅。

作品吸睛 有客戶用以示愛

但她認為,其手工燈與霓虹燈同樣帶出本土特色,加上年輕一代愛自拍、打卡,故作品無疑是「吸睛」的拍照道具。

創業期間,Polly亦笑言不少客人用手工燈示愛、告白,「成日用上『豬』、『掛住你』等字眼,都會覺得肉麻」,亦曾有客人成功求婚,特意告訴她。其客人由高中生至中年人都有,「試過有爸爸買給女兒,但爸爸興趣更大。」

她用了5千至6千元開網店「Neonlite」,開業一個月已收支平衡,Polly表示,之前聖誕、情人節等更是旺季,每月定單可達400至500張,收入可達4萬、5萬多元。

她透露,每件作品價錢約一半為利潤,坦言曾有客人嫌貴,但她堅持是買手藝,時間成本亦不菲,「由於我是Freelancer,有時其實24小時都在工作。」

撰文: 文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