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 選單menu

周日(3月11日)立法會補選曲終人散,泛民及建制各奪兩個議席打成平手,但泛民及建制在港島、九西及新東的得票率,分別是51比47、49比50,及45比37,泛民建制在地區直選的六四黃金比例全被打破。

筆者嘗試從選民特性、候選人形象及關鍵少數來剖析今次補選,並為下一次的補選和換屆選舉作建議。

建制過票力強 泛民選民難就範

代表建制在九西出戰的鄭泳舜以2,419票之差擊敗泛民的姚松炎,當輿論一面倒怪責姚松炎選舉工程失當,包括由功能界別空降到地區直選、拉票策略離地及在泛民初選內訌時,卻忽略了選民特性這個基本因素,就是建制手上的鐵票,但鐵票不是一日煉成的,領導也要悉心栽培,包括地區的深耕。

但另一邊廂,姚松炎帶着泛民的西九初選勝果上陣,惜最終不同版圖的泛民選票卻未能輕易轉帳。尤其姚松炎背上欺負老兵馮檢基之名,令慣於將自己放在道德高地的泛民選民未必願意跟隨,寧願以白票或索性不投票以示清白,為姚松炎在九西流失了逾3萬票埋下伏筆。

建制候選人落選 非因對手強

如果說九西的鄭泳舜是冷手執個熱煎堆,那麼新民黨陳家珮必然是建制在蜀中無大將的情況下,給泛民的最大回禮。因為在整個選舉工程中,未見民主派區諾軒表現突出,只是陳家珮連番出錯將議席拱手相讓。

分析背後原因,獲建制統一口徑支持的陳家珮在面對政策質詢時,未能展現立法會議員應有的談吐舉止。相比下,區諾軒在鎂光燈展示的形象,較符合以中產人士佔多數的港島區選民的期望。在港島4個大選區中,陳家珮除了在灣仔區以不足200票險勝區諾軒外,在其餘中西區、東區及南區都鎩羽而歸,港島區的三大藍籌屋苑包括太古城、康怡花園,甚至她身為區議員的海怡半島也統統落敗。

但有趣的是山頂、淺水灣、赤柱及石澳等傳統超級富豪區,陳家珮則佔盡優勢,相信新民黨黨魁葉劉淑儀帶同前立法會主席、前局長等重量級官員拉票,也是令這批政治立場傾向保守的人投票支持陳家珮的關鍵因素。

關鍵少數本土青年 可左右選情

至於新東的新同盟范國威在泛民群星拱照下,撼贏同獲民建聯及工聯會祝福的鄧家彪達3萬票,但兩者的差距卻不及紮根於新界東多年的方國珊,她手執近6.5萬張選票,如果建制仿效2016換屆選舉中泛民的「棄選策略」,在投票前呼籲方國珊的支持者轉投鄧家彪,選情將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故此在下次選舉成為被爭相拉攏的對象也不足為奇。

此外,與2016年新界東補選的票數相比,今次的補選少了近2萬張選票,當時票投給梁天琦超過6萬名的本土派選民,究竟是接受政治現實轉投理念較接近的泛民,抑或是以拒絕投票表達對被剝奪參選權的不滿?這批被建制摒棄於外的本土派擁護者,如果能被收編成為一股新力量,固然有利於泛民未來的選情,但如何在不違反「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仍能給予這批以本土派自居的年輕人有足夠的空間發聲,則時刻在考驗泛民領軍人物的睿智。

悲情牌不再奏效 泛民查找不足

在地區直選中,六四黃金比例的幻滅對泛民無疑造成了巨大打擊,亦反映泛民在選戰前夕打悲情牌已不再奏效。泛民在今次的補選過後,應實事求是查找自己的不足,除了利用網上平台作政治宣傳外,亦應加強傳統面對面的接觸,以鞏固跟泛民選民的聯繫。

另一方面,針對建制的接班人在形象工程上屢次碰壁的情況,培養及提拔高質素的政治人才是建制的當務之急,才能令新生代不會對建制陣營避之則吉。

六四黃金比例的打破,現階段的確為泛民在地區直選上敲響警鐘,也為建制帶來千載難逢搶奪更多直選議席的機會。但這個轉捩點也可隨時逆轉,關鍵在於泛民能否趁這個時機扭轉劣勢、抑或是建制捷足先登搶了先機。

撰文: 王偉傑 新思維執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