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 選單menu

通過修憲延長習近平國家主席任期,可算是今年兩會最重要事項及最矚目焦點之一,但也招來了不少反對聲音。其意義及影響之深遠,則須更深入剖析。

習力推法治化 與文革南轅北轍

筆者早已概論了延長任期的必要性:此乃有力應對未來10年罕見國內外形勢發展所需者(見本欄2月27日「中國修憲及時.習連任利華惠全球」文),但如此改動必引起各種勢力反對,國內外批評多是圍繞恢復終身制、倒退回文革及個人崇拜,和反民主走向獨裁等指控。實際上此類批評難以成立,因為時代變了,倒退的可能性極微。

習近平行新威權主義以強人領導推法制基建,與文革及中共過往的政治生態迴異。終身制可以其他辦法防止(如設年齡上限等)。而退回文革之說更是嚴重誤導,習近平父親曾受文革之苦,他又堅持深化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但最根本者是習近平乃力推法治化的新法家人物,與文革時毛澤東提倡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大鳴大放大民主思維南轅北轍。

此外,兩會設立監察委乃前所未有的政治改革重大突破,目的是把5年來的反貪腐行動去運動化,而建立法制化、規範化和恒常化的操作基礎,從而可鞏固既得成績和深化行動。

應對「回朝派」官僚 貪官阻修憲

至於批評反民主者,主要是深度迷信西式議會民主後產生的偏見。觀乎現時歐美的政治形勢,西式民主已走到了必須大變求存的十字路口,否則將陷入窮途末路。中俄兩國特別是在普京及習近平主政下建立的政經體制,已令西方深感威脅。這種西方指為「非自由資本主義」(Illiberal Capitalism)正打碎西式民主光環並衝擊其根基,在新興陣營感召力日大。

反對修憲的有多種人,包括老一輩「回朝派」官僚、貪腐官員和社會中利益受反貪腐衝擊者。當年鄧小平掌政,文革中被打入牛棚的官員重新上位,但文革陰影長留心中。此等「回朝派」亦是貪腐的最早根源之一。官僚中除了貪腐者外,還有迂腐群體,此等人每庸碌無能怕事避事,即使不貪也只自求多福保烏紗至上,對習近平的嚴格要求和狠批無所作為自然不滿。與此同時,民眾在胡混10年後產生了強烈的盼望強人要求,能反貪打虎者尤受歡迎。

另一方面又需看到修憲後習近平面對的政治風險及壓力也加大了,故5年後再連任並非必然,關鍵是未來幾年要做出成績和不出大失誤。重大難點在於:(一)國內外政經形勢同時進入少有的歷史轉折期,大風險大挑戰大機遇充斥,為領導者帶來了空前嚴厲的管治能力考驗,既要求有膽色具遠見的大戰略判斷,又要有務實着地的細緻政策操作。從近期看要應對的大事繁多,如美國發起的新冷戰及保護主義行動、醞釀中的國際金融超級風暴,和中國經濟內需尤其投資增長不足等問題,國內外情況日益多變急變複雜難測。

(二)要保證在2020年完成建設全面小康社會的難度不小,尚須努力達標,關鍵在做好精準扶貧工作。同時要處理好各種民生問題,在達致溫飽後人民的要求已上升到良好生活環境和醫衞文教等服務。這類發展帶來的新問題要由新思維新策略解決,故需要理論探索和細緻的政策工作。

仍面對3大難點 考驗應變能力

(三)官僚集團不給力,政府職能改革遠未到位。如前述除貪腐外還有迂腐急需整治。中國官僚已經歷了由革命幹部向技術官僚的轉換,但許多時是官僚有餘技術不足,或定下錯誤政策或好政策操作不當落實不足。許多造成高槓桿、樓市泡沫及金融亂局的官員仍居高位。

今後習近平最基本要做到的是廣聽以廣開言路思路。其一是要相信、依靠、教育及發動群眾,時代出的試卷不能只由主政者作答,還要拉群眾參與。「雙創」能成功推動科技及經濟發展,最根本一條是發動了群眾,並能更大地發揮其積極性,在外抗美霸內建法治等方面更要加大群眾的知情及參與。

關鍵廣開言路 招攬非建制人才

其二是要如漢武帝不拘一格用人才,特別是非建制人才。聖人之出賢不遺野,詩人龔自珍請上天「不拘一格降人才」,其實神州之大奇才智士如恒河沙數,但正如韓愈所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且要選用經過考驗的真人才;切勿輕用如孔明說的「坐議立談無人可及,臨機應變百無一能」的假人才。

大海航行靠舵手,希望習近平能做好引領角色。對此可審慎樂觀,按文明發展的2000年大周期看,中華復興幾屬必然,還將見到新時代的漢唐盛世,40年代香港有扶乩預言的「五星燦爛文明國」經已在望。

(請【按此】瀏覽更多兩會相關文章)

撰文: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中國經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