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 選單menu

小兒年紀尚幼,兩歲多,生活上還需要許多照顧。上周日,難得的家庭日,通常都是我與丈夫帶小兒出門玩,但收到一個關注貧窮兒童教育的公益活動邀請,去見見一些走在公益教育活動前沿的年輕人,這件事對我而言也有吸引力。我有點左右為難,讓丈夫一整天帶着孩子,身邊沒人照應,有點不放心,感覺肯定不會比自己呆在兒子身邊好。思前想後,我還是出了門。

並非這公益聚會有多麼重要,而是我希望能夠給丈夫一個嘗試獨立照顧兒子的機會,也給兒子一個更了解爸爸的機會。作為媽媽,我總是覺得在孩子這個問題上,自己十項全能。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這個最安全的保護網,也阻止了家庭親子溝通的多維發展。

媽媽有時候是要抽身出來,讓爸爸和孩子多多接觸,彼此依賴,那怕是衝突,也要讓他們兩人去面對,不要總是介入。因為在孩子的世界中,並非總是要有媽媽;而在丈夫與兒子的關係之中,媽媽也不需要總是擔當傳話人的角色。與不同的人碰撞交往,自己解決彼此的矛盾,這種社交的勇敢思維,最早可以在家庭觀念中建立起來。

無論媽媽有多好,家庭有多溫暖,孩子總是要走出門,遇上其他的人,會慢慢遇到一些沒有那麼理想的情況。對方並不依照你的喜好去玩遊戲,對方說的話並不是你想聽的話,這樣的事很少發生在孩子和媽媽之間,然而這才是生活的常態。媽媽作為一個安全的起點,不是讓孩子永遠呆在最舒適的位置,期待着最貼心的回應,而是給孩子積蓄安全感,讓他更勇敢地接受社會人情的真實。

撰文: 艾心
欄名: 師心浮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