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 選單menu

那天在微信裏,跟一位預約的客人做即場對談個案諮詢。她是一個年輕女子,總覺得目前的問題是因為七歲那年被堂兄猥褻過,「導致」近年患上躁鬱症。而她找我做治療的目的,是希望能幫助自己處理同性女友太纏身和跟她性格不合的困擾。她說,當年被堂哥性侵的事,令她以後不再相信男生,怕跟男生有親密關係,覺得跟女生在一起好像比較有安全感,因為男生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很容易出軌,但女生不會。

一眼看穿她其實還困在堂哥那事情上,沒有走出來,不是因為受了傷,而是因為捨不得。追問下,她果真承認了,原來當年被他性侵的時候,她確是有點開心的,她也不懂為甚麼會這樣。「我討厭這樣的感覺,但我覺得其實對他是有意思的,喜歡被他壓着和吻着身體的感覺。還有一個秘密沒告訴你,好幾年前他還找我去開房,我同意了。那時我已有女朋友,我瞞着她去了。他結婚後,跟他再沒有聯繫了。我沒有內疚感,但深知道女朋友知道的話,她肯定接受不了我成年後還跟堂哥開房的事。」

真相現形了。她深知道不專一、容易說謊和出軌的是她,不是男人。說女生不會出軌是自打嘴巴,說大堆覺得男人沒安全感的話都是假的,所謂安全感都是她虛構出來的。諷刺地,她的第一個女朋友就是出軌收場,和她分手的。事實是,她和女生在一起更沒有安全感,說老是怕被認出來,不能公開戀情,不能結婚。

人容易活得遮遮掩掩。做一次治療的目的,原是為了不再逃避,直視自己,替潛意識掃描,把骨子裏有意無意收藏的種種顯影出來,認真地清理和調校,重新看清楚自己到底欺騙了自己多少年,往後該如何好好地面對人生,重頭再來。

撰文: 素黑
欄名: 黑意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