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 選單menu

我的少年時代,是電台黃金時期,家裏收音機可謂「由朝開到晚」。當年,先父晨早六點起床,第一件事就開收音機聽《晨光第一綫》,經常「唔夠瞓」的我,就天天聽着Luke Sir那把響亮雄厚又節奏快之聲爬起床。惺

撰文: 利嘉敏
欄名: 攻關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