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 選單menu

香港男模多的是,但在這20年間能夠衝出香港去到歐洲行騷的港男不超過5位,當中Wilfred Wong(黃錦源)在剛過去的7月就成為Dolce & Gabbana的高級男裝訂製系列(Alta Sartoria)時裝展的一分子。究竟男模衝出香港有多困難?高大威猛是否真有着數?今日他為你娓娓道來。

傳統大家所認知的男模都是高大健碩,但眼前的Wilfred並不一樣,32歲、6呎1吋、66kg,體重比標準的男模略瘦一點,但精鋼般的體形,可塑性高壞孩子般的面孔,絕對是新世代男模的標準。Wilfred在他還在理工大學修讀會計課程時,在街上已經有星探發掘叫他入行,笑言學生時代樣子一點也不起眼的他,當初絕對沒有想過踏入這行,但因為理大的女同學早已當上女模,並經常問他有沒有興趣當part time model,經過思前想後,蠢蠢欲動的青春因子相繼發作,於是就鼓起勇氣參加模特兒比賽。比賽後,他中港兩地都有跑過,甚至又曾經當過「空少」一段時間,但兜兜轉轉始終最放不下的還是男模這身份。

國內男模的優勢

相比於內地市場,香港男模人數可能有數百人,但中國市場成千上萬的男模等着要熬出頭來,對於曾經到過上海和北京工作的Wilfred,去年正式出征倫敦和米蘭跑騷,對於在歐洲同時要面對內地男模的競爭,他看得非常透徹。

「港男在內地當男模,暫時未見有任何着數,因為國內競爭大,人多,正所謂百裏挑一,一定會揀到一個合適的。如果你在歐美沒有成績(沒有行過外國的時裝展),根本就沒有人理會。」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香港的出版業比中國、日本和韓國都要遜色,原來這在casting時,都會直接影響本地男模在歐美的競爭力。

「去到歐洲,外國人在casting時看見你的profile曾經在《GQ》或《Vogue Hommes》等雜誌出現過,自然都會多加留意,畢竟那些雜誌是國際性的名字,相反香港雜誌無論你影得有多好,到了歐洲都變得不見經傳,加上本地雜誌印刷時分色往往馬虎了事,得出來的效果就更加欠佳。」可幸的是,雖然Wilfred笑言自己去年才以高齡姿態正式進軍歐洲,但在倫敦就在Belstaff、Xander Zhou、意大利有Dolce & Gabbana的舞台上出現過,在工作上是一個肯定。

「坦白講,相比於其他在歐美行過時裝展的國內男模,我這個成績就好像『小朋友』一樣,但成功踏上國際台板當然有好處,例如我當上Belstaff和Xander Zhou的男模後,有些工作自己來到眼前,已經不再需要casting了。」Wilfred補充,除了要有好的profile外,今天自身的形象亦開始愈見重要。

「現在國內的男模已經不可以再用『老套』來形容,有些面孔甚至好edge。我也見過有位韓國男模將頭髮染金,甚至剃了眼眉去casting。又見過另一位男模準備往Gucci casting時,刻意模仿品牌時裝展上的打扮,目的就是要品牌錄用。因此,現在要在歐美行騷,事前都要想清楚自身的形象如何塑造,以前往casting穿t-shirt、波鞋牛仔褲的一套已經開始不管用了,但說到底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性格。」

倫敦、米蘭、巴黎各有不同

身為模特兒,沒踏過巴黎的台板始終未算是圓滿,根據Wilfred所說,曾經有一位亞洲男模單季行了4大時裝重鎮合共20場不同時裝品牌的時裝展,可算是破盡亞洲人的紀錄。畢竟歐美時裝展始終是白人的天下,亞洲面孔和黑人男模都不是主流,但時裝品牌採用多了亞洲面孔卻是不爭的事實,但同一時間幾百位來自中國、日本和韓國的「小鮮肉」一起競爭每場的一至兩個東方面孔席位,難度可以想像有多高。而且每地對男模的審美眼光都不盡相同,要來個大滿貫,絕對不容易。

「米蘭要的是體形健碩的男模,因為他們的服裝偏大,對亞洲男模偏瘦的骨架來說是一種挑戰。反觀巴黎要的是極度纖瘦的男模,還要很年輕的,至於倫敦兩者都要,但市場以瘦為主導。」

不過,最終能否當上國際品牌時裝展上的男模,還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就正如Wildfred說,就算casting成功、confirm取錄,但最後上台前的一刻都可能沒份,做這行,就要抱着要放開的心態。因此,對想入行的小朋友,有以下的提醒。

入行須知

「現在很少model agency在街上派『片』邀請你當模特兒,大部分新晉的都是經朋友介紹,又或是毛遂自薦。」

那麼真的被邀又如何?

「如果被邀,但心裏又對公司有懷疑,其實好簡單,登入模特兒公司的facebook或Instagram就可以看到公司背景、旗下的模特兒,看看有沒有一些大眾熟悉的面孔,同時該公司一定有其過往為不同客戶工作過的紀錄。」

但假若涉及金錢?應該俾?還是拒絕?

「一般公司都不會要你給現金,簽了你,如果你有工作,自然會在工作上扣除公司應得的費用,但如果你沒有一張好的composite card,公司說不定為你安排髮型和化粧師進行拍攝,這時你就可能要花一點錢($3,000-$5,000),但這是非常正常不過的。」

由此可見,作為模特兒,擁有一份好而又簡單的snap shot非常重要,說是這行業放諸四海的通行證亦不為過,Wilfred笑說總好過將私照獻上。對於未來,Wilfred不諱言32歲已經是老將一名,模特兒公司的老闆甚至曾經叫他回歸會計師行業,但正所謂「不到黃河心不死」,Wilfred決意俾自己多兩、三年的時間,畢竟踏過大騷台板,成功就在不遠處。

撰文: 何偉雄
鳴謝: Primo Management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