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 選單menu

食環署小區滅鼠兩個月,撿獲生、死老鼠約1,200隻,並宣告行動奏效未幾,即有網民貼出元朗群鼠爭食的恐怖片段,儼如打了港府一記耳光。

本港以被咬囓的鼠餌來間接計算出官方鼠患指數,早遭質疑覆蓋範圍不足,且易受干擾,有異公眾耳聞目睹的實況。新加坡去年直搗3.9萬鼠洞,尚且被指成效不彰,食環署今次於重災區才勦滅270個洞,按比例不及對方20分之1,確實不宜自滿。

現時全球老鼠為患,法國巴黎、瑞典哥德堡及美國華盛頓、紐約等今年先後宣戰,當中又以上周公布3,200萬美元(約2.5億港元)大計、揚言想見到「更多鼠屍」的紐約市長白思豪攻勢最猛烈。

紐約新技術滅鼠 廉價有效

紐約傳統垃圾桶無遮無掩,是得到「老鼠麥加」惡名的要因。白思豪現不惜工本購置336個、每個造價高達7,000美元的太陽能智慧垃圾桶BigBelly,承諾最遲明年底令曼哈頓華埠、布魯克林百福史泰文生等黑點鼠患減少7成。

郵筒似的新垃圾桶,除了必須以手或腳踏才能打開,亦能壓實廢物,杜絕老鼠揾食的機會,更內置晶片感應會否太滿或太臭,但市政府亦將派員更勤加倒垃圾。

旺角商戶現時偶將滿溢垃圾桶一分為二來倍增容量,紐約計劃多方面立法,大幅增加商企胡亂棄置垃圾的罰則至5,000美元起,強制商住廢物收集前兩小時才可放到街上,且要求分隔廚餘等特別惹鼠的有機廢物。

本港現時直接滅鼠的方法不外乎慢性毒餌及鼠籠,紐約卻將廣為使用更便宜、甚至有效的乾冰,焗死鼠穴族群,更正試用無毒的化學劑令雌鼠卵子細胞早衰,達致永久絕育。

鼠餌難以百發百中,食物豐富的大城市尤甚,巴黎甚至試過封鎖幾個熱門旅遊綠化區,以免旅客的食品,抵銷其劇毒鼠餌的效用。

瑞典斯德哥爾摩去年不過有一款行之有效的鼠餌生產商退出市場,鼠患已即時暴增3成,但以老鼠的繁衍速度,要產生出抗藥性大概亦非難事,令紐約方案更可取。

人鼠耐力戰 須全民合作

老鼠是最能適應城市環境的生物之一,能緊跟人類步伐,卻仍沒多受威脅,連要揪出來亦不易,致使科學界一直無法妥善研究其移動、分布所含病毒,以及勦滅方法。

有美國及澳洲學者團隊正以免費滅鼠服務甚至現金回報,換取各私人地域批准入內研究,且全不記名,對深怕官方追究不敢呈報的食肆商企,定有一定吸引力。

史上沒任何動物曾造成堪比老鼠的人命傷亡,滅鼠對人類是場耐力戰,須學界、商戶、居民等全面合作,對準預防、捕殺等範疇。單從元朗商場平台短片,已可見到本地教育公眾別餵飼動物的成效,已非常不足。

撰文: 沈帥青
欄名: 港是港非